遇劫惊魂记

来源:草泥泥影院人气:420更新:2020-05-07 02:34:38

第一

美秀阿姨是我母亲的亲妹妹。她从事广告方面的工作,时髦对她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她染着一头的俏丽的褐髮,身材高挑,脸蛋虽缺了一份少女的纯真,但是那要命的成熟感却令得她更为娇丽;尤其是她那永不缩水的硬挺双峰,实在是中年女性中之少见。所以往往是外边男人们的目光焦点。

美秀阿姨的前夫是个虐妻狂、又嗜酒,所以在离婚当时争取小女儿的抚养权时,法官很自然地判定了小爱丽由妈妈看护。

我还隐约记得那是一个中秋节的晚上,那时我十五岁。美秀阿姨带着比我小两岁的爱丽表妹和我一起到郊区去顺应中秋节的气氛。那天夜晚人很多,我们到山上的一个温泉池烤肉,三个人尽兴玩到很晚,开着车回家时已是淩晨了。

沿着漆黑的山路,阿姨缓缓的开着车,我和爱丽则坐在后座。此时,爱丽已经累得半睡着了。炎炎的夏夜,爱丽穿着一条很短的须边牛仔裤,一双粉白透红的大腿,让我这正值青春期的眼珠子老是不自觉的在她的腿上打转。然而,就在我偷瞄的同时,前方好像出了些状况…

前面的一台车子忽然紧急煞车,逼的阿姨也猛采煞车器。车上走下来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年,手持开山刀怒眼沖沖地跑向我们。这突发的状况使我们措手不及,那少年一靠了过来就马上把刀子架在阿姨的脖子上,凶极地暍道如过不想死的话就得跟着前面的那辆车,然后便开门挤进了后座把刀子指向我和爱丽,吓得我们连说也说不出来,阿姨更吓傻了,只直照着他的吩咐,马上开车跟着前面的那部车。

跟了大约十多分钟,也不知到了哪个荒郊,除了明月照射的山路,就连一盏微渺的路灯都没有,漆黑黑的。当车停下来时,前面的那辆车上走出了一个金髮少年。在豪无选择的情况之下,这两名少年唤叫我们三人下车,把我们押到旁边的草地里。我的眼睛在这时完全只注意着那一把架在我脖子上的开山刀,心里头惊得连尿都差抖了出来。

美秀阿姨打开皮包把所有的钱都掏给了那个金髮少年,拜託他们放过并别为难我们。两名少年一边接过金钱、一边开始互相窃窃私语,眼睛冒火般直视着阿姨那低胸的汗衫里头那两颗熊熊有肉的奶子。

「嘿, 这个骚老妞好像很不赖喔…嘿嘿…」金髮少年淫笑说道。

我脑海里忽然浮现A片中强暴的场景。真该死,什幺时候了还想到这些!但是手无寸铁的我们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偎在阿姨怀头正在发抖的爱丽,她脸色早已苍白,吓哭了起来。

「喂!哭什幺哭?嘿嘿…只要肯跟我合作…我担保你们会没事的!」

「我…把钱都给了你们…还…还想怎幺样?」阿姨瞪着他们急问道。

金髮少年走了过来,把阿姨拉开,然后推倒她在草地上。

「阿炮,好好看着两个小鬼,老子玩过那幺多女的,这样辣的老骚货我倒还没有试过…嘿嘿…」那个金髮少年两眼一直在阿姨的身体上打量着,嘴角尖露出一脸狰狞的奸笑说着。

此话一出,他便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兽慾,蹲下身去强脱阿姨身上的衣服。阿姨当然不肯听从,并极力反抗着。

「干!再耍花样的话先干掉你的儿女!」在一旁的阿炮暍道。

阿姨屈服了。她眼神中露出一副无助又惊恐的样子,她实在是毫无考虑的筹码。在一旁的我,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阿姨不情愿的开始脱起那层薄薄的汗衫。因为阿姨没有穿内衣,两颗奶子顺着汗衫尾巴抖了出来。

这个时候,金髮少年同时也掏出他那早已顶的很痛的老二,开始为自己搓揉,一边则怒催着阿姨快脱…

可怜的美秀阿姨不敢怠慢,深怕我们会出事,赶紧继续脱去短裤,连小内裤也脱下了。我未曾看过阿姨的裸体,原来竟是那幺的白皙和滑溜。无耻的我居然也起了反应,下体传来一股炙热,勃了起来。

在旁看得怒火燃烧的阿炮此时狂喜般的尖叫了起来,而那个金髮少年却看起来并不心急,只见他拉下裤头,把腰往阿姨的嘴靠了过去。

「来,吸吧!我亲爱的美妈妈…」他言词带着窕兴的味道。

阿姨犹豫了一下,但无法拒绝,只好用嘴去迎接那汙秽的肉肠。阿姨此刻的表情就好像在吃黄莲一样,令人觉得做呕。然而。金髮少年脸上则展现出非常爽快的表情,同时身体也映着阿姨嘴部的运送,摆动了屁股起来,并不断发出「嗯嗯…唔唔…」的呻吟声。

在旁的阿炮早就看得心理头痒了起来,一边把手上的刀指对着我们、一边用手去搓柔着阿姨那雪白的奶子。

金髮少年这个时候让阿姨躺在地上,然后以半卧姿态地在用自己的老二抽打阿姨的嘴。玩弄了一阵,就索性脱下了长裤,蹲坐在阿姨的肚脐上方。

这时阿姨眼前正视着一条粗大的阳具,向她峰谷前靠了过来。金髮少年的双手毫不客气地握住阿姨的大奶子向内挤,包含紧压着他的大老二,这就是所谓的奶交吧!

金髮少年真是噁心;他吐了吐口水在阿姨的乳沟上,然后开始在她的乳沟间抽送着那硬崩崩的老二。只见他一边抽、一还边吐着口水。没过几分钟,便好像快撑不住了,并过分地射往在阿姨满意及嘴里。阿姨脸露痛楚,呕吐出一些噁心的精液来…

这场面虽然令人咤舌,但看在正值青春期的我跟爱丽眼中,难免起了好奇与冲动得交缠。这时候,已经火上脑髓的阿炮把手中的刀把递给了给金髮少年,然后冲向并猛用手指戳向阿姨那沈睡了几年的穴洞。

阿姨的小穴竟然溢满淫水。阿炮腼腆地奸笑着,更加劲以及快速地抽戳着她的润穴。没一阵子后便把腰一摆,把老二给滑进阿姨的小穴里面。或许是太久没接触过男人,阿姨竟然无法自控地开始呻吟起来…

「嗯…嗯嗯…」

这种少女般的呻吟声更激起阿炮的慾火,摆动更加快速、更加猛烈。就在这边正火热进行着的同时,在旁休息已一阵的金髮少年此时竟公然地调戏起爱丽来,令得她惊叫尖喊,吓着了阿姨与我…

「拜託…请放过她好吗?她只不过…是个孩子啊!」阿姨哀鸣求道。

「干您娘嘿!你少她妈的啰唆,在吵的话…我就真的要对他们不客气了!」阿炮气愤地骂道,并掴了她一巴掌。

听到少年怒言斥着,阿姨立即安静下来,忍辱负重地任由阿炮宰割。阿炮的骨盆每一戳插都顶到了美秀阿姨的子宫芯儿去,抽送间发出了「啪啪啪」的响声。我看着、看着,真的情不自禁地有了感觉,下体的老二早已经不由主的在内裤里顶得好痛。平时这种画面只会出现在A片里头,没想到今天却活生生地在我眼前呈现,令得我心理头又是尴尬、又是兴奋、又是恐惧!

金髮少年一边拖着哭泣中的爱丽、一边奸臣臣的笑着,并把爱丽推倒在她阿母的身旁。这个时候,已达到高潮的阿炮,正抱着阿姨架在肩上的双腿,通电似的全身抖动着。他射出来了。在没有戴保险套的情况下,射入在阿姨粉嫩的阴道里面…

———————————————————-

第二话

「钱拿了,也爽过了,你们到该让我们走了吧!」阿姨又气又羞地凝视着他俩骂道。

此时,变态的金髮少年不理会阿姨的责问,还用刀子开始割爱丽的上衣,惊得哭泣中的爱丽更加吓得全身颤抖着,动弹不得的任由金髮仔割开身上的衣服。在衣服裂缝中,隐约可看到了爱丽穿的白色内衣。

爱丽不断的哭泣着,阿姨站了起来想护在爱丽身前,却又被刚刚姦淫完她的阿炮甩了一个热巴掌。

「操你臭屄!老骚货他妈的给我安静点,是不是刚刚爽过又想要?」阿炮贱笑说道。

在一旁的我此刻真再也忍不住了,顾不得一切地冲过去想帮忙阿姨和表妹。,但是,国中三的我怎幺敌的过这两名高大凶狠的古惑少年呢?当然,换取来的只是一顿的拳打脚踢,疼痛得倒在地上。

这时,阿炮意外地发觉我休闲的运动裤里头,顶耸耸的老二竟然是站立着的。他狂笑一团,大声笑说:「哇塞!这个小鬼该不会连对他的老妈也起了反应吧?哈哈哈…」

情绪正慾火高涨的金髮少年听了,忽然起了一个邪恶歪念,居然把目标转向了我。他先是命令阿姨跪在我面前,变态地奸笑着。

「不,不行啊!我…不可以这样…拜託饶了我们吧…他可是我的亲儿子啊!」阿姨想假籍母子血缘的关係,盼望那金髮仔不会逼她做出乱伦的事。

「嘻嘻…我就是要看看…亲母子相奸是怎幺样的一个情形啊!我可是想到就尤其的兴奋哟!妈的,快…不然的话…」金髮少年再次用刀架着我的脖子,摧阿姨脱下我的裤子,舔我老二给他们看。

在那柄开山刀使力的压在我的脖子上,阿姨也只好为难、极度无奈地缓缓脱下我裤子,然后拉开我的内裤。
在旁的阿炮也在此刻拉起躺在地上哭泣的爱丽,硬要她也跪在我的面前,强迫她跟着她老妈一起舔我的老二。老实讲,我心理虽是很痛恨那无耻少年俩的举动,极度感到为难,却又是极度地感到万分兴奋!

「阿庆,你就忍着点吧!别动怒他们…」阿姨望着我脖子上的刀刃,极度操心地说着。

我根本不敢直视阿姨和爱丽的脸,更不敢视望我那竟然高高挺立的肉棒。当阿姨脱下我的内裤,我完全崩溃了。从裤裆里溜出了一条早已通红的大肉肠。这种丢脸的感觉,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您娘嘿,你们母女俩还不快点吸?不吸就乾脆把它给砍下算了!」阿炮和金髮仔两人已兴奋得忙催促暍道。

阿姨流着眼泪,用无奈的表情跟爱丽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握住我的肉棒,往她嘴里塞送进去。煞那间,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从我脚底串到头皮上去,我虽然是个国中生,但已经是性爱高手,然而这一次的接触竟然是我最亲近的美秀阿姨和可爱的爱丽小表妹…天啊!

爱丽在一旁根本不愿意有所动作。在旁兴奋的阿炮兴奋得用脚踢着她骂道:「臭小婊,看什幺鸟啊?还不快吸…想我干你的小淫穴啊!」

阿姨心急了,赶紧用那光溜溜的身体碰了碰爱丽,暗示她赶紧照着他们的话去做,否则会更为难堪的。爱丽无可奈地,只好当着在吃冰淇淋般地,伸出小舌尖送往我的阴茎根部。

美秀阿姨在吸允我的紫红龟头,剩余的部分也只有让爱丽舔含着我那两颗悬吊着的鸟蛋蛋。我极为享受着她们母女两人的舔啜,在短短几分钟里就感到似乎要尿尿似的,骨盆处不自觉抖了几下,就兴奋得射洒出一滩精液在阿姨脸上,连小爱丽的面颊也沾染了少许。

看着阿姨苦涩的表情,我羞愧地闭上了眼,根本不敢直视她们母女二人。然而,我心中那股莫名的快感却无法平息,回嚼想着被口交的那一幕,我的老二又逐渐地膨胀了起来,不久就再次高高的勃起。在旁观望的那两个少年亦兴奋得说不出话来,可能是受到这「乱伦之感」的错乱,而感觉上比自己亲自来干更为刺激吧!

淫火高涨的金髮仔按耐不住了,马上将还跪在地上惊吓中的爱丽压倒在地上,白色小胸罩马上就连同上衣被抽掉。尖叫声中的爱丽根本毫无反抗的余地,露出了扁平的一对小奶子。

金髮仔跟着马上迅速地脱去她的牛仔短裤和白色的内裤,这才发现爱丽竟然还没有长毛,更为激起了他的慾火,马上用双手勾住爱丽的双臂,用脸贴往爱丽那光溜溜的私处里。阿姨和我在阿炮的刀子威胁之下,眼巴巴地看着爱丽被那少年侵犯。

只见金髮少年用舌头舔着那还没开过苞的嫩阴唇,然后使力的用舌尖迫塞进那紧绷绷的阴唇内部。爱丽高唤喊着,但已经发了狂的少年根本就不理会爱丽的苦苦哀求声。面对这个连毛都还没长的幼齿,他兴奋得难以自己,强行地把爱丽抱了起来,让她背跪在前面,打算使出那招老字号的「老汉推车」。

金髮仔用双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拚命地找寻爱丽光溜溜阴唇上的入口处。但是,还只是个国中一的爱丽,两片小小的阴唇牢牢地夹包着阴道,哪有那幺容易进去啊!心急难耐的金髮仔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双手持续握着肉棒好不让那龟头移位,开始狂摆动腰部,用力的让自己的东西破门而入。

面对着百分之百的处女爱丽,金髮仔跟本很难插进去。或许他本身就有点阳萎,肉棒挤成了一陀在爱丽阴唇外面,可见他有多用了地在顶住爱丽的私处,但过了数分钟还就是无法挺入,肉棒反而开始软化了下来。

在旁的阿炮看着蹲在爱丽身后努力但又洩气的金髮仔,等得不耐烦地喊叫:「妈的啦!连干个小鸡都如此。喂!别弄了,她连奶子都没长好,那爽啊?倒不如来看出「哥哥乾妹妹」的好戏更来的起劲啊!」

金髮少年虽有些不情愿,但奈于自己此时的无能,便气愤的把我拉了过去爱丽的身旁,怒吼地逼我硬上爱丽。

「臭婊子…让我难堪!哼,现在就要你尝试被自己亲哥哥奸干的爽滋味,嘻嘻嘻…」

我不能如此做,极力抗拒着。但是阿炮此时立即在挟持着的阿姨脖子上滑了一刀,一道细小的血痕便呈现流出。

「在不演场好戏给您爸看,下一刀就要你老母的人头落地!」阿炮怒髮冲冠地向我吓唬道。

「阿庆哥哥,他们真会杀妈妈的!来…快来…」爱丽泪流满脸地细声向我哀鸣求着。

我有些免为其难地双手贴住爱丽的耳朵,挺起她的头,把自己闲置已久的老二送往她的嘴巴里。跟着便一前一后的抽送着,爱丽也紧紧地卖力吸啜着,害怕一有什幺做不好,就会令妈妈受到伤害…

———————————————————-

第三话

「喂,怎幺来来去去都是吃肉肠啊?快来个真军作战啦!」没过多久阿炮又唤喊了起来。

我这此也已经被小表妹给弄得爽到昏迷迷,一听到阿炮的催促,便立即把爱丽轻轻压躺在草地,对她微微说着:「爱丽,认着些,阿庆哥哥要进入你身内了…」

爱丽咬着嘴唇,缓缓地点了点头,不说二话地闭起了双眼。

在中秋月光下,我可以清晰看到她的脸孔甚为可爱,那有点润湿的樱桃小咀,令得我的喉咙也乾燥了起来,牙齿发痒,真想去咬她一口。

我发觉爱丽的胸部的乳头此时竟然尖尖凸出,更加令我兴奋。那原来平坦雪白的小奶子,此刻也似乎开始涨起,一团肉球脱颖而出,不知是否我兴奋过度的错觉。然而,我也不管那幺多了,一手抓下去,使劲一捏。我一边抚摸按压着、一边用口去轻咬她挺立起的乳蒂。

我的另外一只手不久也伸到她那嫩滑无毛的下体,抚摸撩弄着她阴唇的缝隙,没多久黏黏的液体便沾湿了我的手指。爱丽开始哼着微薄的呻吟声来了…

跟着,我就移了一移姿势,低头地往爱丽小洞探索一瞬,望着她俯下耸起来的香臀姿势,我更加兴奋,恨不得立即和她销魂!我再也按耐不住压抑心头的慾火,只觉得心中的火滔熊熊高燃,便俯头吮吸那花蕊中心。爱丽骤然觉得身上最柔嫩的一团肉给我的舌尖刷来刷去,又养又爽,不禁地摇晃摆动了起来。她只觉得那个地方好像钻进了一条蛇,并在里边展开车轮似的攻势,令得她臀部的肌肉,在月光下面不停地扭转着。

爱丽更加痒了,同时感到从未有过的奇异快感,不自觉的放声呻吟了起来。那两个少年恶霸,一听到小女生的呻吟,便立即逼着阿姨用手套着她们的的老二淫弄着,还要她蹲着舔啜着它们。

听爱丽的舒畅呻吟声,于是我的舌头旋转得更快,她的感觉也跟看它旋转了起来。爱丽觉得整个世界都旋转不已,很久,旋转的感觉终于停止,当跟着而来的是一阵阵的剧痛,似乎一种坚硬的东酉正往她灵魂深处撞击,她不但觉得痛,还觉得有些耻辱,哀歎得咬牙切齿。

此时我已经按耐不住了,猛然地握起硬挺得如铁般的钢棒,顶插进爱丽的阴道缝隙内。我可不像刚才那无用的金髮毛,一推而入,肉棒差点儿就顶到爱丽的子宫心去。此时爱丽痛得似乎昏了过去,我也根本忘了眼前还有另一些眼光的瞄视,乐极忘形地把爱丽紧紧地拥抱、猛烈地抽插干着,载得在一旁的阿姨真的快看不下去了,眼泪直流。然而,那两名少年把刀子在她面前摆动着,硬逼着她睁开大眼观望着。

爱丽和我的躯体相贴使劲地碰撞着,哭诉声突起。我不但不肯放鬆,更把一双手伸到她的臀部,往那个位置使劲提起,令得她更痛得颤声喊叫。我充耳不闻,随即俯头吻她的香唇,希望封住她的叫喊。一股难以形客的芳香气息,钻进脑袋,只见她浑身发抖,头脸低垂下来,呼吸变急促,在抽送间,阴道口旁竟然冒出了片片鲜血。

我们两人,你一前我一后的抽打着,两个人的尖叫声同时把彼此带入高潮,终于射出来了。我把一涛又一涛的精液射洒在爱丽初开的小穴中,而当我拔出来时,多余的精液还从阴道口旁边缓缓流出…

「喔喔…喔喔…爽,看得真加爽啊!这她妈的「兄妹战」比看A片还刺激上百倍噢!」阿炮兴奋得不断的拍手称讚道。

「嘻嘻…跟着该轮到这个骚娘跟他宝贝儿子做爱的尾戏啦…嘻…」金髮仔在一旁无耻地说着。

根本连吸一口气的休息时间也没有,就被他们逼得我跟阿姨相干。在阿姨的玉手套弄下,我红肿发疼的肉棒又再次抬起了头。这次他们把我们推到车旁,开着车头灯,吩咐我把阿姨趴在车头盖上面,然后命令我赶快干我的亲姨。

天啊!这是多幺大逆不道,而且又万分尴尬的事。我哀歎求着叫那两位大哥别迫使我做出那种事情。阿炮对我的叫闹声感到愤怒,一巴掌过来,我被打在地上哭了起来,跟着就是金髮仔的脚踢了过来。

这个时候,阿姨令我惊讶地扶起了我,把我按压靠在车头上,跟着亲自地抓起我的老二,在她的阴户洞外摩弄刷擦着,并温暖细声说着:「阿庆啊…算了吧…他们已经没人性了,就照着他们的话去做吧!反正都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你跟爱丽的生命要紧,阿姨不会怪你的…」

此话一出,我心理歇斯底里的兴奋又油然而生,老二又大力地拍打勃然而立,雄啾啾的在那边颤抖着了。我也放下心底的石头,不再藏着内心中兴奋的色慾,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马上把阿姨反压在车盖上,身向下、背朝上的高挺起她的屁股,然后使力地拨开她的大腿。

「哇!好…好…得入用肛门喔…不是阴道喔!」这个时候旁边变态的阿炮急忙的抢着说着。

听到阿炮奸笑的声音在指挥着,此时也不知道为什幺竟然连迟疑都没有的就提起阿姨的圆润屁股。那一颗暗红的肛门正好对向着我,再也受不了,立即将龟头紧紧靠在阿姨的屁眼儿上面。由于根本没过这种事情的经验,弄了好几次都插歪了,而龟头老跳到她的屁股肉上,弄得旁边的金毛在那边大笑,还用脚踢着我的屁股。。

「哎呀,真可惜没带V8摄像机出来,不然可就更爽了!以后可要记得随身带啊!」金髮少年嘻嘻地对阿炮笑说着。

「来,阿庆…先抚摸阿姨的阴部,让它湿润,然后用润液擦向屁眼儿里,那会令你的进入来得容易多了。」阿姨转过头来细声地指引我。

哗!想不到阿姨竟然有此知识。我照着做,不久后便顺利地将那涨得快要爆炸的通火肉棒,籍着润滑爱液,滑进了阿姨的肛门里面。

「啊…啊啊…」阿姨狂疯叫喊着。

她的叫唤举动,听不出是痛苦的难过,还是欢腾的浪叫?那在里边的逼迫感,令得我愈加地狂飙抽送着。我的硬挺肉棒穿梭在阿姨的屁眼儿间,紧紧被缩压包含着,没以刻便射在她的屁股里面。那喷洒出来的一煞那间,真的是感到无比的快感。然而,几分钟后,随之激起的却是无限的恨意。

但是我又能如何呢?面对着那两名强而凶悍的少年,只能任由他们摆布,看着他们得意洋洋地上了车,仓促地快驶离去,留下仍然是趴在阿姨身上痛哭流涕的爱丽和面完表情的阿姨。

之后,阿姨要我们都不许向任何人提起此事,包括我母亲在内。我们三个人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一直到现在…

本文章由草泥泥影院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草泥泥影院删除。

[RSS地图] [百度Map] [神马Map] [搜狗Map]

草泥泥影院所提供的视频资源均来源网络

草泥泥影院所有视频均是免费分享

如有误传版权人作品,请联系我们及时下架

收藏永久网址,不会迷路哟!

Copyright 2019-2029 [草泥泥影院]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统计代码